刘行之:中国治港方略转变初现端倪
刘行之 9月初,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告撤回《逃犯法令》修订案,并展开四项举动后,反修例风云渐趋停息。此前形势最严重时,风闻北京责成有关方面检视治港战略得失,研提日后国泰民安的治本之策 刘行之9月初,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告撤回《逃犯法令》修订案,并展开四项举动后,反修例风云渐趋停息。此前形势最严重时,风闻北京责成有关方面检视治港战略得失,研提日后国泰民安的治本之策。现在风云渐静,北京治港战略的改动好像已初现端倪。日前,香港民建联呼吁港府征引《回收土地法令》,回收私家名下部分搁置土地用于公屋建造,补偿一般市民住宅的缺口。此举获《环球时报》社评与中共中央政法委官微长安剑刊文力挺:两文直指高房价是香港社会敌对的深层原因,召唤各界鼎成此事,警示各党派莫借此再搞政治角力,提示地产商要有“政治经济学领悟”,并讥讽放言“黄台之瓜那堪再摘”“对未来主人翁网开一面”的李嘉诚,责问“和李首富相同囤地圈钱的房地产商”是否会对香港的未来网开一面?这些,应是替中央政府做适当直白的喊话了。内地知识界也有相似批判,且更不留情面。北京言语大学教授黄靖在一家注重中美关系的严峻媒体《中美聚集》上刊文:《内因是香港2019夏日骚动的底子》。该文直斥“本钱精英治港”“大本钱暗地控制”是香港的痼疾,明言多届港府推进住宅变革受阻都有地产商私自作梗,而近年的敌对运动也有大本钱背面支撑,“上下其手、两端投机”“弱化一国、强化两制”。可谓诛心之论。香港回归后,我国政府依托大本钱家及与之有千丝万缕联络的建制派治港,这实为形式使然。一方面,是适应香港实际,因这些人在香港有卓著位置、较强的控制力和很高民望。英国人走后,他们是天然的控制阶级。其时若扔掉他们,则须从底子上改造香港经济社会。且不说北京无意于此,香港社会也很难承受带有“社会主义改造”颜色的大动作。北京依托他们治港,与古代王朝在新归化的边疆地区依托贵族土司管理,是差不多的意思。另一方面,香港一直是大陆与国际社会往来的重要途径,中央政府在对外经济政治往来中,较为赏识、倚重香港大本钱与建制派。而他们确真实支撑、融入大陆开展中立下了不小劳绩,当然也赚得钵满盆满。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经济社会结构问题,如工业变形、贫富差距、独占阻止立异等,天然是知道的。我国总理温家宝早年就提示港府留意处理这些问题。但苟用其长,当容其短,北京已然用彼之长,也欠好严加督责怎么。况且,中央政府觉得这些问题归于香港内部事务,不方便过多介入,仍是让香港社会渐渐改为好。如此一来,大本钱家在中央政府受注重,在急于招商引资的各地方受追捧,在本港不大受中央政府掣肘,因而对北京也算是诚心输诚的。尔后势异时移,一些最初让两边接近的要素日渐淡去,而中央政府有意无意之间,强化了对香港社会的管治和影响力,隔膜渐渐就多了。近年敌对运动中,中央政府和大陆言论对香港大本钱家的情绪暧昧、首鼠两端,早已经较为不耐。反修例风云一同,爽性捅破了这张窗户纸。大陆严峻媒体、大众传媒与香港一些亲北京媒体,都聚集香港经济问题尤其是高房价,视为香港深层敌对的症结所在,当然很有道理,但也未必不是标明一种严峻的政治立场和情绪。依托谁、照顾谁、敌对谁,历来都是实际政治的底子问题。中央政府的治港战略,好像已从这个底子问题上开端调整。要与香港大本钱家割席吗?应该还不至于。但肯定会更多顾及底层利益,纠正以往对大本钱家的宽纵。而关于香港经济社会深层问题,也会从国家安全、香港安稳高度从头审视,改动以往相对抑制的情绪,更有力地支撑港府出台行动平衡阶级利益,赢回底层民意。长于平衡不同阶级的经济利益,是我国执政党的传统优势。在革新建造和变革时代,中共都极端注重这一点。在反修例风云后,中央政府看来会首要祭出这一招,支撑港府搞一次温文的、在香港法令结构之下的“打土豪分地步”。这对香港的健康开展是必要的,也不会对香港的自在与法治发生不良影响。一起,对香港大本钱家算是个击打,小惩大诫。香港社会各阶级,对此会怎么看待?底层会欢迎,中产者会忧虑现有物业价值降低而敌对?地产商会私自鼓动中产者搞事?了解我国历史的人会知道,贵族土司敌对朝廷,甚少有好结果。争一争是能够的,站到敌对面上,便是另一回事了。中共党媒提示地产商要有“政治经济学领悟”,不是说说罢了的。作者是我国吉林省的文明传达公司法令顾问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